1. 二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政治体系既非常复杂又极其简单。我遇到的大多数伊朗人更喜欢强调其复杂性。任何时候,该国至少有两个政府:半民主的正式国家结构和宗教意识形态的指挥结构,前者目前由总统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领导,后者由最高领袖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领导。有众多正式和非正式互相转化的力量中心,包括议会中的政党、内阁、富裕的宗教基地、革命卫队、数百万巴基斯民兵(他们的动员帮助艾哈迈迪·内贾德当选了总统)。此外,还有秘密的少数民族或者地区的黑手党,大量相互竞争的情报、安全和警察机构——根据最近一项统计有十八家。难怪伊朗的政治学家提出了“多元政治”、“选举寡头政治”、“半民主”或者“新世袭制”等术语。

然而,我在那里待的时间越长,我越发强烈地感受到,该政权的实质仍然相当简单。从本质上来看,伊斯兰共和国仍然是一种意识形态专政。其核心的组织原则可以用四句话来概括:(1)只有一个真主,穆罕默德是其先知。(2)真主最了解什么对男人和女人有好处。(3)伊斯兰的阿訇,尤其是其中最博学的人和教法学家有资格解读伊斯兰教法,最了解真主想要什么。(4)博学的教法学家出现分歧时,最高领袖做出决定。

这个体制的发明者大阿亚图拉·鲁霍拉·霍梅尼(Grand Ayatollah Ruhollah Khomeini)通过极端地重新解读伊斯兰的概念——velayat-e faqih,通常译为“教法学家的监护”(Guardianship of the Jurist)来证明该体制的合理性。该体制并不是伊斯兰的,而是霍梅尼主义的。没有这位老人就不会有该体制,他的严肃肖像仍然在伊朗各个地方盯着你,不过目前通常在他的旁边挂着其继承人、支持者、戴着眼镜的人物肖像——现任最高领袖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如果你怀疑过个体在历史中的重要性,那就想想霍梅尼的故事吧。

我在偏远的集镇霍梅尼参观了他儿时的住处——阿亚图拉通常根据其家乡的名称取一个尊称,因此霍梅尼意味着是“霍梅尼人”。那是一个坚固、相当漂亮、黄砖砌成的房子,拥有传统的内外两个院子,还有一块碑文歌颂“霍梅尼太阳的出生地”。他四个月大的时候,父亲被人谋杀,十五岁的时候,母亲去世,他被送到了神学院,神学院将他训练成了神职人员。如果双亲中有一位在世,这可能会是不同的故事吗?外面的一个布告板上将他形容成“当代世界宗教政府的复兴者”,再正确不过了。

霍梅尼是伊朗伊斯兰革命中的列宁和斯大林。他创造的体制与共产党政权有些相似之处。在霍梅尼主义中,“教法学家的监护”是一个包罗万象的政治原则,功能相当于共产主义中党的领导作用。此外,还有同等的思想和国家权力等级,前者通常最终战胜后者。伊斯兰共和国思想上的那一半几乎完全不民主:最高领袖受到监护委员会(Guardian Council)、伊斯兰司法机构和专家会议(Assembly of Experts)的协助。这些机构都由保守的神职人员主导。国家机构更加民主,要通过真正的竞争获取权力,尽管竞争有限。然而,监护委员会专横地取消了数千名议会准候选人的候选人资格,当局控制着所有重要的国家电视频道,巴斯基民兵等安全部队既可动员选民,也可恐吓选民,因此人们不能认真地谈论自由公平的选举。

与共产党领导的国家一样,有激烈的派系斗争,西方观察人士有时将此误解成多元主义。与共产党领导的国家不同的是,各派系呼吁选民其实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因此,艾哈迈迪·内贾德成功地在选民面前将自己塑造成了该体制之外不太讲究的清教徒,然而他现在完全是该体制中的一员,与哈梅内伊和监护委员会亲密合作。在第二轮总统选举中,他污蔑其对手前总统哈什米·拉夫桑贾尼(Hashemi Rafsanjani)与受到控制的一群充满怨恨的毛拉过从甚密:一名伊朗政客告诉我,“一个大棒就能战胜拉夫桑贾尼”。拉夫桑贾尼现在高明地批评艾哈迈迪·内贾德在联合国发表伊斯兰革命风格的演讲缺乏外交策略。然而,他自己仍然是强大的权宜委员会(Expediency Council)的主席,该委员会在半民主、意识形态的僧侣政治和半民主的议会之间斡旋。正是拉夫桑贾尼在今年夏天宣布“该体制已经决定”重启铀加工。但领导人使用这个特殊的术语nazam,即“体制”时,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指的是上至最高领袖——真主在地球上的代表——意识形态上的指挥阶层。

在共产党领导的国家中,可以在《真理报》或者《新德意志报》的版面中找到党的路线。在伊斯兰毛拉领导的国家中,“伊玛目的路线”是通过周五礼拜活动传承下来的。我参加了其中的两次集会,第一次是在伊斯法罕壮丽的世界图案清真寺(Pattern-of-the-World mosque),第二次是接下来的一周在德黑兰大学有警察严密戒备的场地。在这两个地方,都有一名高级别的伊斯兰神职人员——在德黑兰集会上是监护委员会的主席——发表谴责性的政治演说,尤其是谴责美国和英国。政治信息夹在传统的穆斯林祈祷者中,就像夹在印度面包中的烤肉串。在德黑兰,最后的祈祷者以精心安排的齐声大喊结束:“打倒美国!打倒以色列!打倒‘教法学家的监护’的敌人!”

Copyright & copy 7dtime.com 2014-2018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该文件修订时间: 2018-06-23 09:54:53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