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五

最后一晚像第一晚一样,我去了大金塔。还是有一份宁静的美丽。我坐着仰望金色闪闪发光的奇迹,衬着黑色天空,思索着我所看到的一切、思索着迈克尔和素。

突然,一个胖女人走近与我攀谈,她穿着昂贵的衣服,背着一只漂亮的皮挎包,面无表情,令人奇怪:“你来自哪里?”她用不太流利的英语告诉我,她非常热爱波达哈神(Lord Booodah)以及她是如何过来为她的丈夫(他是在周二出生的)祈祷的。她说:“缅甸人乐于帮助外国人,只有几个不友好的人才不帮忙。”她补充说,她的儿子在读大学——有一个是读医学。那她出生于周二的丈夫呢?哦,他是缅甸空军的大将军。她又短又粗的手指上戴着四个镶着我至今见过的最大、最重宝石的戒指。外在的财富——万一出问题很容易携带。素用过一个什么词来着?“不义之财”。接着这位将军夫人一摇一摆地走了,后面紧跟着两个仆人。

我待了一会儿后,做了一个世俗的祷告:我所有悲观的分析应该被证明相当错误,四个奇迹应该接二连三地出现,昂山素季自己应该成为“美梦成真的梦想家”。

2000年


[1] 世界上最后一个奥威尔式政权在奥威尔自身当过殖民警察的国家仍然掌权,这种讽刺意味显而易见,不言而喻。奇怪的是,奥威尔的《在缅甸的日子》在我的仰光酒店里有售——可能作为一份不错的反殖民文本提供给来访的生意人或游客。

[2] 多个慈善机构通过为能够出国的缅甸学生提供国外高等教育的机会,来减弱这一灾难性政策的影响。其中最著名的是展望缅甸(Prospect Burma)(总部位于英国的慈善机构,最初以昂山素季的诺贝尔奖金创建)和总部位于纽约的缅甸工程(Burma Project)(乔治·索罗斯支持的众多有价值的行动之一)。
对于这个高度复杂的问题介绍得最好的是马丁·史密斯的《缅甸:少数民族的叛乱和政治》(Burma: Insurgency and the Politics of Ethnicity)(伦敦:赛德图书出版公司,修订版,1999年;由圣马丁出版社在美国出版)和伯蒂尔·林特纳(Bertil Lintner)的《反抗中的缅甸:1948年以来的鸦片和叛乱》(Burma in Revolt: Opium and Insurgency since 1948)(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市:Westview出版社,1994年)。在准备本文的时候,许多顶级的缅甸专家给予了慷慨帮助,我在此表示感谢。

Copyright & copy 7dtime.com 2014-2018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该文件修订时间: 2018-06-23 09:54:53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