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与历史共舞

2008年11月4日,星期二,刚入半夜的时候,加入白宫前激动万分的人群是与历史共舞。“现在布什下台了!”“再见,na na na na”,他们和着鼓声喊道。“奥巴马!奥巴马!”汽车的喇叭声响着。萨克斯管的声音从一辆亮红色皮卡的乘客窗传了出来。一名年轻的男子用一个金属勺子敲着平底锅。一名裹着星条旗头巾的非裔妇女在16号大街上狂欢的时候欣喜如狂地说:“这是我至今参加过的最大乔迁会。”这是我们欢庆的时刻,每个人都在狂呼,用手机拍着照。

不过,大多数人,主要是年轻的狂欢者高喊着奥巴马刚刚在芝加哥胜选演说中所喊的主题口号:“是的,我们能行!是的,我们能行!”连汽车的喇叭声也是连响三声的节奏:嘀—嘀—嘀。我睡觉的时候已是凌晨,但我还可以听到叫喊声回荡在我宾馆的窗边。是的,我们能行!是的,我们能行!

但他们能行吗?他能行吗?我们能行吗?

说他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与其说是开辟一个新篇章,还不如说是写了最后一个篇章的最后几行字。这个痛苦的篇章相当古老又令人震惊地近在眼前。我看到人们在非洲人美以美会(African Methodist Episcopal)教堂的市中心投票站投票,根据标牌上的记录该教堂建于1789年,为了抗议种族隔离的宗教崇拜。在阿纳卡斯蒂亚河边的贫穷区,我几乎是唯一的白人,一位选举监督员——平时是牧师——告诉我非裔美国人(通常是首次投票的人)如何带他们的孩子过来见证金博士曾梦想的时刻。只有倾听他们的心声,你才能完全明白仅仅看到一个黑人的家庭入住白宫将产生的影响。

但奥巴马绝不仅仅是黑皮肤的美国人。像我们紧密相连世界中越来越多的公民一样,正如专栏作家迈克尔·金斯利(Michael Kinsley)恰如其分地指出,他是“一个集各种族于一身的人”。这使他有资格代表那些各种肤色的美国人,我看到他们在华盛顿市中心和白宫前排着长龙等待投票。“你来自哪里?”我向一名我猜可能来自北非的男子问道。他停下舞蹈,看着我说,“来自我母亲”。精彩的回答,同时也是一种指责,为奥巴马时代而刚刚创造的。

同时,奥巴马也是第一位后种族时代的总统。将这个故事缩减成黑白两个故事与一张彩色背景的黑白照片一样有用。约翰·麦凯恩可能选择水管工约瑟夫代表过时、公认“沉默的大多数”美国白人的工人阶级,但其实他们现在是(不那么)沉默的少数人。水管工约瑟夫将选票投给了奥巴马。实际上,奥巴马的得票几乎得益于美国日益多样化人口结构的方方面面。竞选期间,比尔·克林顿在佛罗里达州介绍他时突出了这种新的多样性,表示佛罗里达州和奥巴马代表着“世界的现状和美国的未来”。在我看来似乎刚好相反:它是美国的现状和世界的未来。在这方面,美国曾经落于人后,现在领先一步。

然而,要认真标注奥巴马的模式。它利用文明的民族主义超越了种族多样性。在星期二的狂欢者当中,许多人挥舞着星条旗,或者他们衣服的某个部位印着星条旗。没有任何右翼的共和党人能够比奥巴马更加坚持美国的独一无二、例外主义和天命所归。他宣称的目的是“让本世纪成为下一个美国世纪”。如果乔治·W. 布什这样说,来自世界其他地方的我们可能将这当作令人厌恶的民族主义的自负。因为出自奥巴马之口,我们不知怎么地接受了。

轮到说考验了。正如他在郑重的胜选演说中所承认的那样,美国有一大堆问题要解决。正是确保他获胜的情况使他更难成功。有人会争辩“如果……会发生什么”,但无可辩驳的是,9月金融危机爆发后,竞选开始明显对他有利。如今,危机正在真正冲击实体经济,即他所选择的普通美国人的工作、住房、储蓄和医疗保险等领域。他从布什那继承了不断飙升的国债,布什进行了重大的重新分配,将子孙后代的财富分配给了这代人。该国还面临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两场战争以及世界各地许多其他的挑战。

与此同时,美国本身依然分裂。红色阵营和蓝色阵营之间的鸿沟甚至可能比黑人和白人之间的鸿沟更难填平。许多美国人仍然毫无道理地怀疑巴拉克·侯赛因·奥巴马,但是完全理性的观察人士会做出如下总结:他天生在社会和文化方面比那些文化保守的共和党人更加自由,但在经济方面没有那些自由的共和党人自由。为了克服这些问题,他将不得不采取中间路线甚至中间偏右的路线执政,让自己的支持者失望,与国会中一些胜利主义的民主党人周旋。

他本人、他的团队和他可支配的权力资源,这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吗?在投票前,我花了几天时间与华盛顿的不少内部人士谈过,包括一些在他的竞选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他们一致的东西是:我们不知道。我们不知道,在众多政策选择中他将选择哪一项;我们不知道他将选择谁担任重要职位;我们不知道他工作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几乎没有总统候选人拥有更少的行政或立法记录,从这些记录可以推测未来他们在与众不同的职位上的表现。

有一点所有人一致同意:如果他能够以其竞选的方式——有史以来最有效的方式之一——经营这个国家,那么美国将获得良好的治理。但一个国家并不是一场竞选。他很冷静,充分体现了这个滥用之词的每一种含义。连在一群欣喜如狂的人群面前发表胜选演说,他看上去也不怎么兴奋。作为总统,他的硬实力资源可能有些减少了,但目前其软实力仍然是世界上最强的。布什政府用军力“威慑”追寻最终证明那里根本不存在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奥巴马本身就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此外,他可以利用或许是美国最大的力量资源:勇于尝试的创新精神、进取心和勤奋以及公民的爱国主义,该国希望所有人接纳这些东西,无论他们来自哪里。奥巴马在其胜选演说所谓的“美国信仰:是的,我们能行”概括了该承诺。这就是那个难忘的星期二晚上他们在白宫外面谈论的美国信仰。

如果你问我,这一切是否足以克服美国现在面临的所有困难,我必须诚实地回答,根据谨慎的评估,我对此表示怀疑。但我们可以再次希望,而且我们也必须希望。

2008年

Copyright & copy 7dtime.com 2014-2018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该文件修订时间: 2018-06-23 09:54:53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