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没有如果,没有但是

萨尔曼·拉什迪在女王陛下的一臂之力下再次清楚地表明了我们所处的战线。由于英国正在因他的作品而赋予他荣誉,因此他再次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一个伊朗组织已经提供大约80 000英镑悬赏他的人头。巴基斯坦的宗教事务部长穆罕默德·伊贾兹·哈克(Muhammad Ijaz ul-Haq)——前军事独裁者齐亚·哈克(Zia ul-Haq)的儿子——告诉巴议会说,自杀式爆炸是一种正当的回应。英国上议院穆斯林议员罗瑟勒姆的艾哈迈德勋爵 (Lord Ahmed of Rotherham)的反应几乎荒唐,他对“赋予这位手上沾满鲜血的人荣誉”表达了愤怒之情。几乎奥威尔式黑白颠倒的思考方式让受害者变成了谋杀犯。

这里的问题不是拉什迪的作品是否值得授予爵位,也不是左翼、世界主义的作家是否应该接受女王陛下的荣誉。(顺便说一下,我的答案是“没错”和“为什么不呢?”)问题在于人们是否应该因为他们所说或者所写的东西而被杀或者面对被杀的严重威胁,面对这样的恐吓,一个主权民主国家是否应该审查对其公民的认可。在这点上,不能妥协,没有如果,也没有但是。此刻需要我们所有的个体团结和国家所有的必要资源。尽管提议该奖项的委员会认为这似乎并不是至高无上的,但当女王用礼仪剑轻拍拉什迪的肩膀并说“起立,萨尔曼爵士”时,她在庄严地推动言论自由。

言论自由的权利并不是毫无限制的。在决定其界限时,背景至关重要。美国法官温德尔·霍尔姆斯(Wendell Holmes)曾恰如其分地表示,一个人不应该在一个人山人海的剧院中自由地乱喊“着火了!”的不实警报。当前的实际情况是,即使有世俗的自由学者说“疯狂的某某伊斯兰教神学教师应该被枪杀”,有人最终枪杀该教师的可能几乎是零。目前据我们所知,并没有阿尔达尔文旅(al-Darwinia brigades)在牛津北部的秘密实验室里制造炸弹,等待其深爱的伊玛目道金斯的命令暗杀某某伊斯兰教神学教师。然而,如果一名穆斯林的牧师或者学者说,“萨尔曼·拉什迪应该被枪杀”,可能就会有人采取行动。请记住拉什迪的日语译者遭到了谋杀,他的意大利语译者被刺死,他的挪威出版商被枪杀,因为阿亚图拉·霍梅尼(Ayatollah Khomeini)曾呼吁所有参与出版《撒旦诗篇》(The Satanic Verses)的人都受到惩罚。

由于这个一触即发的背景,穆斯林的演说者要特别注意其措辞。但是反过来,我们非穆斯林要大体清楚一个自由社会对他们的要求和仅仅是我们的希望之间的区别。我们可能希望他们抛弃我们所认为的过时迷信,“发现理性”,成为现代、自由、世俗的人。容忍广泛的不同意见和信仰正是自由社会和中东意识形态政权的不同之处。拉什迪写了一部深深冒犯许多穆斯林的小说。穆斯林有权猛烈回击。自由社会只要求他们——每个公民都一样——和平地进行这场争论,遵守这片土地的法律。

我注意到并尊重越来越多的英国穆斯林(包括1989年焚烧拉什迪作品的一些人)现在如何坚定地站在这个立场上,对此表示赞赏。我会第一个站出来维护他们阐述其信仰的权利,他们采用的方式对无神论者的冒犯性可以像拉什迪的小说对他们的一样。在一个自由的社会中,我们没有必要意见一致。只是我们必须在我们不同意的方式上达成一致。

2007年

Copyright & copy 7dtime.com 2014-2018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该文件修订时间: 2018-06-23 09:54:53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