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多样性

在《与欧洲小不点为伍》(Among the Euroweenies)一文中,美国幽默作家奥鲁尔克(P. J. O’Rourke)曾经抱怨欧洲“迟钝小国”的扩散。他抱怨说:“连语言也是小语种,有时要用上两三种语言才能吃上午饭。”但这正是我喜欢欧洲的地方。你可以在早上享受一种文化、城市景观、媒体和烹饪,接着乘一会儿飞机或者火车,在同一天晚上便可以享受另一种方式。此外,第二天还可以换一种。我说“你”时,我并不只是指一位小小的精英。乘坐廉价航班旅行的学生和乘坐通宵长途汽车的波兰水管工也可以享受它。

欧洲是一块复杂的彩色拼接板。每种国家(和次国家)文化都有其特色和动人之处。每一种小语种都揭示着生活和思考方式的细微差别,历经几个世纪才成熟。英国人说:“大地啊,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德国人会说:“老天啊,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哲学经验主义和理想主义融入了日常用语。Awantura在波兰语是指声响大但秘密进行、相当愉快的争吵。Bella figura在意大利语中是一种无法翻译的观念:在有其他男人和女人的陪伴下,一个男人或者女人应该怎么做。

这不仅仅是一种多样性,而是一种和平、可控和培养出来的多样性。美国有富人,非洲具有多样性,但是只有欧洲将富人和多样性紧密地融合在一起。

缺陷

我在这条线上看到的可靠批评是最少的。疑欧人士诋毁欧盟是一种霸权力量,消除了旧式的国家特色,比如手工意大利奶酪(加美味的调料)或者以标准磅和品脱计量的英国牛肉和啤酒。但是,这样的例子不多,因欧盟法规每消失一种旧式多样性中的成分,就会出现两种新成分,从英国大街上的尼路咖啡(Caffè Nero)到布拉格的廉价周末行。总体而言,欧洲化与其说是全球化的霸权版本,还不如说是美国化的霸权版本。

Copyright & copy 7dtime.com 2014-2018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该文件修订时间: 2018-06-23 09:54:53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