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帝国的变迁

在蒂拉斯波尔(Tiraspol)列宁大街的一个咖啡馆里,我坐在三位穿着深绿色克格勃制服的靓丽女军官边上,有了这种不可思议的想法:苏联会加入欧盟吗?

超现实的准国家德涅斯特河沿岸地区(Transnistria)从摩尔多瓦德涅斯特河的东岸分离出来,乍一看像是旧苏联的一个缩影。在首都的中心,一尊巨大的列宁红石像自豪地矗立在最高苏维埃面前。在10月25号大街(以1917年的俄国革命命名)上有一辆放在底座上面的服役坦克。在“先锋馆”内,展板上展示着饱经风霜、挂着勋章的苏联老战士向如饥似渴的年轻人解释“没有战争多美好”!不仅在列宁大街上,在苏联大街、共产主义大街、和平大街上,每三个人中似乎就有一个人穿着制服。这些女军官精致的化妆、油光发亮的染发、高跟皮鞋与他们原始的制服相得益彰,她们的肩章表明她们隶属于国家安全部(MGB),但人们还是非正式地称她们为克格勃。在每个政府办公室里都有一名闷闷不乐的秘书、一株盆栽和一幅装在镜框里的领导人画像。

这让我怀旧之情油然而生。但是再稍微仔细一看,情况并非它们表面看上去那样。在先锋馆的地下室里,孩子们在玩西方的电脑游戏:古墓丽影(Tomb Raider)、坦克赛车(Tank Racer)。10月25号大街上的商店包括阿迪达斯专卖店和一家装饰着放大的美国摩天大楼巨型照片的快餐店。沿着大街,有一个庞大的新建体育馆,该馆由当地最大的公司建造,名字为“县治安官”(Sheriff),以向拓荒前的美国西部边境的执法官致敬。在蒂莫蒂酒店(Hotel Timoty),接待员塔尼亚(Tania)穿着有弹性的白色运动服,上面印着杜嘉班纳(Dolce e Gabbana)的商标。当然不是真品。她向我解释说,这个酒店的名字——蒂莫蒂——在俄语中代表蒂拉斯波尔—莫斯科—蒂拉斯波尔(TIraspol-MOscow-TIraspol),表明了与俄罗斯首都的重大关联。

连底座上的坦克也讲述着一个新故事,它纪念的并不是苏联1941—1945年伟大的卫国战争,而是1992年的英雄“之战”,在这场战斗中,这片严重苏联化、基本上说俄语的土地上的当地部队,在俄罗斯第十四军的协助下,从摩尔多瓦当局获得了实际自治。摩尔多瓦当局将拉丁语而不是西里尔文字作为摩尔多瓦/罗马尼亚的官方语言,正试探性地将德涅斯特河以西的领土重新向罗马尼亚、欧洲和西方靠。自那以后,该实体在英语中最为方便地称为德涅斯特河沿岸地区(即德涅斯特河以西地区),其俄语的名称可以直译为“德涅斯特河沿岸摩尔多瓦共和国”。它拥有自己的国旗、国徽(锤子镰刀形)、国歌、总统、议会、穿着制服的边界守卫、安全服务机构、警察、法庭、学校、大学和宪法——大多数国家的特质,但没有得到国际认可。

其总统伊戈尔·斯米尔诺夫(Igor Smirnov)看上去像是浮士德博士和临时牙医的结合物,掌管着充满压迫和腐败的政权,靠实际上由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提供的免费能源、一小部分俄罗斯军队和一些当地工业——包括军工厂,据说还有不少非法的武器走私和人口贩卖——来维系。尽管最近有人向秘密从事的《星期日泰晤士报》记者出售一枚装备“脏弹”弹头的后苏联火箭导弹(post-Soviet Alazan missile)的事情可能是骗局,但西方相关专家认为,无赖政权和潜在恐怖分子的武器确实是从或者通过德涅斯特河沿岸地区获得的。

然而,目前,斯米尔诺夫的政权备受压力。在其西面,国际认可的摩尔多瓦总统(尽管他自己是一名共产主义者)正在努力向欧盟和美国靠拢。它的另外三面是乌克兰,在那里,橙色革命带来了一位更加亲西方的总统,对填补这种黑洞更加感兴趣。欧盟和美国正在再次寻找可能的协商解决方法。斯米尔诺夫在国内也面临一些反对势力,该反对势力受到了强大县治安官寡头的部分支持。连在德涅斯特河沿岸地区,也有最微弱的橙色气息。

坐在维护人权基金会简陋又寒冷的办公室里,亚历山大·拉琴科(Alexander Radchenko)告诉我,斯米尔诺夫“拥有斯大林或者萨达姆·侯赛因拥有的权力”。他和其他议员想修改宪法,从而允许他们弹劾总统和加强宪法法庭等。他收到过威胁电话:“你会葬身于德涅斯特河。”然而,更进一步的询问发现,矮小而强壮的红军前政治委员真正喜欢的与其说是“回归欧洲”,还不如说是回归苏联。他微笑的时候露出了几颗金牙,称:“当然,在苏联,有和平、人与人之间有友谊还有福利。没有人失业,没有人无家可归,没有人吸毒上瘾,没有妓女,没有人口贩卖。”他说,斯大林死后不久,情况便开始变坏。这是德涅斯特河沿岸地区式的橙色。

像我一样,对于不是丁丁迷[1]和神秘东欧冲突行家的任何人来说,德涅斯特河沿岸地区有什么重要性?或许没有什么重要性——除了生活在那儿的人们,从那儿残忍贩卖过来的妇女,以及那些被出自那儿的武器杀死的人。然而,它还凸显了一种历史发展,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只觉察到了一半,这种历史发展促进了过去二十五年我们在欧洲目睹的许多变革,如今依然在促进欧洲的变革。

这种发展是俄罗斯帝国的兴衰。首先,有可能相信,这只是苏联帝国而不是俄罗斯帝国的衰落。当你到达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德涅斯特河沿岸地区,这已经不再可能。在蒂拉斯波尔的市中心有一尊陆军元帅亚历山大·苏沃洛夫(Alexander Suvorov)的巨大雕像。这标志着在18世纪末,这位伟大的沙皇将军征服了这片土地并建立了这座城市。在此,不仅苏联帝国正在衰落,沙皇帝国也在衰落。

如今,我们欧洲人有三种选择。我们可以把这类领土当作黑洞,置之不理。我们可以让美国成为新的帝国力量。或者我们可以决定,与美国拥有安全合作伙伴关系的欧盟应该逐渐扩张,进而给前苏联的这些地区带去更多的自由、尊重人权和长期的繁荣前景。当然,前提是生活在那里的人们希望这样。

然而,欧盟是人类历史上最不主动的帝国。我们到目前为止的扩张已经导致像法国这样的核心国家投了反对票。如果欧盟不扩张吸收前苏联的更多地区,像德涅斯特河沿岸地区这样的地方将依然是黑洞。如果这样做,欧盟将有步前苏联后尘的风险。德涅斯特河左岸像红军的火箭光芒一样,这是我们透过它看到的两难困境。


[1] 埃尔热在比利时的《20世纪报》副刊创造了他的丁丁世界,丁丁是一名小记者,身处每一个现实世界的冲突地:苏联、刚果、美洲、远东等。——译注

Copyright & copy 7dtime.com 2014-2018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该文件修订时间: 2018-06-23 09:54:53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