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九

因此欧洲是一种规范力量。在其有关中国人权政策的著作中,罗斯玛利·弗特(Rosemary Foot)将美国和欧盟描述成世界两大“规范企业家”——规范的创造国和出口国。这是描述欧洲所作所为的另一种方式,参考了一些或多或少经得起历史考验、有关什么是欧洲人的说法。但是,在不渴望成为欧盟成员国的国家和渴望成为欧盟成员国的国家(这些国家我称之为欧元候选人[europapabile])之间,欧盟为在经济关系和尊重人权之间创造联系方面所作出的努力具有巨大差异。对于一些遥远的国家,欧盟还是相当不一致。不一致体现在对于缅甸和中国采用不同的标准。不一致还体现在我们利用这些标准的方式上,特别是因为每个欧盟成员国都坚持采用自己的方式。有人认为,在与中国关系的处理上,法国和斯堪的纳维亚的所作所为形成了对比。因此,我们的政策支离破碎、不一致、不断变化。

相比之下,我们对待那些渴望加入欧盟的邻国和已经成为欧盟成员国候选人的方式,非常行之有效和引人注目。当我们提及“干预”国际关系时,我们往往会想到军事干预,像在科索沃或者伊拉克那样。但事实是欧盟在中欧和东欧大规模干预了邻国的内政,现在还干预了土耳其的内政。从“赫尔辛基进程”(Helsinki Process)到欧盟成员国的“哥本哈根标准”(尤其是第一条哥本哈根标准:民主、法治和人权),欧盟大规模参与了这些国家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制度转型。这种转型实质上与美国在占领伊拉克时所作的一样——但在这里,政权更迭是以同意为基础的。这是欧洲独特的诱导力:欧洲实力的第四个维度。

在某个特定的国家体现欧洲实力——从欧盟的实力意义上来说——的最伟大时期是在该国加入欧盟后不久那段时间。一旦你成为成员国,你可以得到更多的东西。比如,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近乎垄断了意大利的地面电视,这在欧盟成员国的候选人中是无法接受的。如今的意大利可能无法成为欧盟成员国,但是,一旦你成为欧盟成员国,欧洲力量的限制效力要小得多,如果你是一个较大的成员国,更是如此。

无论如何,这种诱导力的问题在于,它只适用于那些显然希望加入欧盟且欧盟准备接受其成为成员国,或者至少准备用一定程度的确切口吻表示希望接受它们成为成员国的国家。我在此特别想到了土耳其。土耳其成为欧盟成员国的前景一消失,我们的规范力量就会蒸发,或者至少说大大削弱。即便在地中海所谓的“巴塞罗那进程”中,欧洲的规范力量也大大减弱了。

Copyright & copy 7dtime.com 2014-2018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该文件修订时间: 2018-06-23 09:54:53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