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三

该国说乌克兰语的西部和说俄语的东部在宗教、历史和语言方面的所谓巨大差异已经很说明问题。实际情况更加复杂。乌克兰是一个有不同宗教信仰的国家,包括大量的希腊天主教徒,但是东正教的信奉者占绝大多数,他们的选票分给了两位候选人。文化和历史影响了当今的政治结果,但无法支配它们,这与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文明的冲突》(Clash of Civilizations)一书中的观点相反。一位乌克兰的历史学家评论道,苏联解体后,过去波兰对乌克兰某个特定地区统治的时间越长,该地区的选民就越有可能支持强调乌克兰爱国主义的候选人。在1991年首次总统大选中,鲁赫(Rukh)独立运动的候选人在被波兰统治了500年的省份赢得了选举。1994年,亲西方的候选人拿下了被波兰统治了300年的省份。2004年,尤先科还拿下了只被波兰统治了100年的省份。[12]乌克兰西部不断向东部扩张。

在橙色革命期间,显然愤怒不已的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说:“整个国家都说俄语。”[13]其实,该国说两种语言。苏联的政策确保了受过教育的乌克兰人都说俄语,这是一种同源但相当独特的斯拉夫语。如今,在乌克兰西部,有年轻人不会拼俄语,在南部和东部的许多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不会说乌克兰语。但是大多数人两种语言都说,其中许多人都会根据心情或者情况在两种语言之间转换,常常为了消除敌意,说半句就会换。决定选举结果的不是语言而是政治倾向。尤先科在俄语为主要语言的省份获得了绝大多数选票:在切尔尼戈夫,他赢得了71%的选票,在波尔塔瓦获得了66%的选票,在苏梅获得了79%的选票,在基辅获得了78%的选票。

基辅是一个说俄语的城市,这里的人们知道何时说乌克兰语。基辅人即使在说俄语的时候,也总是用乌克兰语的发音来说“独立广场”。在竞选期间,尤先科和季莫申科在公共场合都说乌克兰语。12月8日,尤先科宣布革命胜利的时候,他的手放在胸前,带领人群一起唱国歌。这是最近才养成的一个习惯,显然是从美国总统那边学来的。在广场上,说俄语的基辅人把他们的手放在胸前,也用乌克兰语唱起了国歌,或者说至少试着去唱国歌:

乌克兰的光荣和自由还没有逝去

命运将会再次向我们的同胞微笑

我们的敌人将会像朝阳下的露珠一般消失

同胞们,我们将统治属于我们自己的领土……

尤先科和季莫申科说的乌克兰语要比库奇马和亚努科维奇好。尤先科和季莫申科说的俄语也比他们好。他们都是东部人,证明并不是只有西部说乌克兰语。然而,他们知道,必须向东部的矿工和钢铁工人说明一下。革命之后,他们两人立即前往顿涅茨克——阿克梅托夫的东部基地,去应对怀疑者。“革命女神”出现在了阿克梅托夫的电视台上。面对充满敌意的俄语提问,她应对自如。“整个国家都说俄语”,这句话可能并没有像普京总统似乎认为的那样令人欣慰。

Copyright & copy 7dtime.com 2014-2018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该文件修订时间: 2018-06-23 09:54:53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