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二

尽管障碍重重,尤先科还是在10月31日第一轮总统选举中赢得了多数票。11月21日,星期日,在第二轮选举中,库奇马政权组织竞选活动伪造了投票结果。那天晚上,该政权宣布亚努科维奇以3%的微弱优势获胜。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随即对他表示祝贺。然而,独立委托和西方资助的选后民调清楚地表明,尤先科赢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于是橙色革命爆发了,抗议舞弊的选举。尽管库奇马政权主导着电视,但自称为“波拉”(意为“是时候了”)[8]的学生运动利用互联网,在谷歌上查找有关从斯洛伐克到格鲁吉亚等地其他抗议组织方式的信息。这样利用网络在东欧天鹅绒革命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1997年的时候,一名在贝尔格莱德游行示威的学生告诉我:“我不是互联网时代的孩子,但我很想成为那样的孩子。”[9]星期一凌晨,乌克兰的学生开始在基辅的主要商业街上搭帐篷的时候,他们的网站在2点33分11秒用英语向世界宣布了这一事实。他们后来解释说,他们料到库奇马政权会在第二轮选举中造假,早就提前准备好了下一步行动。同日,许多在基辅和国外的外交官宣布他们“全力且无条件”支持尤先科。他们的声明用邮件发给了全世界。

然而,改变一切的是普通民众的回应。一开始,数千名基辅市民走上了街头,接着增加到上万人,随后,乌克兰其他地方的民众纷纷响应来到了基辅。这不禁让人想起1989年的布拉格或者1980年和1981年首次团结工会革命期间的波兰。但是二十五年前,在波兰,充当先锋的是工人和农民,而这里充当先锋的是刚刚起步的中产阶级——学生、旅游中介、美容院老板。

在这些革命的秋日里,尤先科和季莫申科经常一起出现在独立广场的讲台上:他高大魁梧、让人安心,脸上因二氧芑中毒而留下的可怕痘疤现在已经成为国家英雄的圣痕;她小巧玲珑、热情洋溢,常常穿着乌克兰的民族服装,一头金发扎成了平民风格的辫子。尽管总是看起来更像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 Antoinette)[10],但这位“油气公主”成为了“革命女神”。

橙色革命者的首要准则是:绝不使用暴力。这是天鹅绒革命与1789年雅各宾派和1917年布尔什维克的模式区别开来的最显著特征。与自1989年以来和其间的几次其他革命一样,安全部队人员没有动用武力对付抗议人员。[11]尤先科、季莫申科及其盟友占领了独立广场,维持了政府大楼周围的和平封锁状态,静待协商的机会。

最高法院命令中央选举委员会不要发布任何胜选声明,对欺骗行为展开了调查。12月3日,最高法院发现,确实存在欺骗行为,宣布12月26日重新举行第二轮选举。与此同时,在国际调解人的协助下,通过一系列“圆桌会议”,尤先科与即将离任的总统库奇马达成了协议,库奇马同意置身事外,不再支持亚努科维奇。尤先科同意削弱总统的权力。12月8日,议会通过了相应的宪法修正案。

在12月26日重新举行的第二轮选举中,尤先科获得了胜利并于1月份宣誓就任总统。2月4日,确认季莫申科担任总理。

原本反对新当选领导人的寡头似乎勉强同意了新规则。2005年1月,平丘克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表示,如果新掌权者不做违法行为,他将支持他们,他还认为乌克兰东部最大的寡头雷纳托·阿克梅托夫也将支持他们。平丘克说,他们只要求尊重法律。对于任何了解他们历史的人来说,这可能听起来像谎话,但这是有用的谎话。

Copyright & copy 7dtime.com 2014-2018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该文件修订时间: 2018-06-23 09:54:53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