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网络新潮流

爸爸

哎!

web2.0热潮到来了吗?

对拉!

新锐出来VC哪里去了?

在中国!

我怎么找也找不到它?

它看上你自然会来找你啊!

web2.0、VC、新锐就是吉祥一家

…………

一首在网上颇为流行的《web2.0版吉祥三宝》,道尽web2.0在中国的风光。从2005年起,一场在全球风靡的网络革命,以横扫千军万马之势,长驱直入中国网络帝国。而转动网络革命大乾坤的,也只是一个把概念创新进行到底的web2.0。一场规模浩大的VC群体性战争,就此在中国拉开帷幕。

然而,标榜时尚、创新的web2.0也不过是作秀,风投们集体看走了眼。昔日的风投,对web2.0趋之若鹜,而今天的风投对web2.0退避三尺。这场来自资本与网络界的狂欢,狂欢过后,才知道这个“印钞机”只是个被概念、烧钱吹起来的泡沫。如今,泡沫破了,留下的是风险投资路上一个失败的路标。

Web2.0概念,最初是O'Reilly媒体公司总裁兼CEO提姆•奥莱理的头脑风暴,说到底,它仅仅是一句行话,即用它来区分先前破裂的泡沫与刚刚兴起的网络力量。Web2.0成为虚拟概念,连web2.0的创始人奥莱理本人都觉得也不能给web2.0下一个清晰的定义,他认为,正如很多重要的概念一样,web2.0没有一个清楚的边界,但有一个重力核心。你可以把web2.0直观地看成是一套原则和实践,这套原则和实践把像太阳系一样的所有站点维系起来,这些距核心距离不等的站点又体现出了部分原则。”

这些与哲学套近乎,又与网络打擦边球的诠释还是让我们一头雾水。事实上,由于互联网先前在市场的积淀,从而产生用户贡献的网络效应,导致一种倾向于互动模式、注重用户参与性的新型网络手段或者沟通桥梁出现。通过这个参与性的体现构建后发优势,从而达到共享丰富数据的目的,这就是web2.0。web2.0具体则指的是以Flickr等网站为代表,以Blog(博客)、SNS(社会网络)、RSS(聚合内容)等社会软件的应用为核心,依靠xml、ajax等新技术实现的新一代互联网模式,它以人为核心,旨在为用户提供更人性化的服务。

以互联网为平台,集集体智慧于一身的Web2.o,刚刚在世界崭露头角,就被媒体与挖苦心思寻找蓝海的“探索者”集体造势,而中国的市场尤其是网络市场,壁垒早已被消除,甚至处于信息源的上游。世界市场上稍有风吹草动,中国市场没多久就会立竿见影。所以,web2.0能否席卷中国,也仅仅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这个时间早晚也许只有数月甚至几天的差距。

当国外媒体称,“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将自己的生活搬到互联网上。通过新兴公司提供的免费工具或服务,他们可以完成很多日常活动”时,中国的先知先觉者,如媒体、准备以web2.0为依托的新型网络公司,开始为中国的网民勾勒美好的web2.0时代了:

用户可以通过新兴公司提供的网络工具和服务完成很多日常活动,例如通过Eventful或Upcoming保存社交日历,通过Gootodo安排日程表,通过Box.net存储有价值的文档,通过Newsvine阅读或撰写新闻,通过YouTube或JumpCut查找视频,通过Diigo创建和共享网络书签,通过Odeo创建播客和音频备忘录,通过Wordpress或Xanga发布博客,以及通过Flickr或Buzznet共享照片。这些工具或服务全部免费,而且仅仅是“网络生活”列表的一小部分。

网络,以比任何传媒手段更为强势的力量,渗透并日益改变着人们的消费习惯、生活习惯甚至工作习惯。而当这种影响力日积月累,到一定程度时,必然会导致网民对网络的依赖性,及对网络提出更高、更人性化的服务要求。所以,我更愿意把web2.0看作是网络在某一部分群体即网民产生累加效应,是水到渠成的结果,是网络阶段性的成长。但如果声称web2.0是对传统网络的彻底颠覆,是对web2.0阶段性优势的无限放大,往往会陷入短视的误区。

然而,在中国,web2.0不仅仅被看作是一场革新,更被当作全民娱乐的坐标,是时尚,是潮流。而时尚、潮流除了娱乐性元素,还有商业元素。中国又回到了八九十年代“十亿人民九亿倒,只有一亿在思考”的群体性下海状态。当然,由于网络的高门槛性,web2.0的运作决不是简单的“买与卖”,但稍有与网络有“瓜葛”的人,都无一例外投身到这场web2.0的下海狂潮中,当然他们虽然第一个下海摸螃蟹,却未必都能摸得到。

Copyright & copy 7dtime.com 2014-2018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该文件修订时间: 2018-06-23 09:38:37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