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风投成了金箍咒

当华为收购港湾网络尘埃落定,华平就承认投资港湾网络是个失败的案例。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李一男创办港湾网络时,交给风险投资的名片也就是他的技术天才与华为背景,而就是这两道迷人的光环让华平犯了“以偏概全”的错。

李一男在市场可能是个出色的军事家,却未必是个合格的政治家。在很多港湾员工眼里 ,李一男是个技术上的天才,但不是称职的企业领导者。李一男有一个口头禅,“企业具体的事我都不管。”这种粗放式的管理方式,恰恰证明了李一男的确在华为得到了任正非的真传,但在港湾员工看来,这种粗放式的管理方式与港湾现状是背道而驰的,“粗放的管理模式我觉得适合粗放的人,粗放的人往往极富人格魅力,作为领导,他们赏罚分明、公平公正、尽可能的考虑兄弟们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粗放的模式会让所有人焕发激情,使很多不可能变成可能。我感觉任是这样性格的人。而港湾没有这样性格的人。所以,在这里,粗放变成了一种漏洞百出的网,所有人都想浑水摸鱼。”

李一男在治理公司时还存着很多缺陷,如孤傲,不够圆滑,锋芒露得太早,与华为的关系太僵等。如果李一男在一开始低调一些,不那么着急地抢华为的单,挖华为的人,华为后来的反击也就会不猛烈,直到把港湾逼到绝路上了。

一个优秀的企业面前往往站着一个卓越的企业家运筹帷幄、指点江山。在这些企业家眼中,个体命运与企业命运共荣辱,续写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企业创业史。所以,风险投资的投资就是“投人,投人,投人”。唯有选对人,才能实现资本的保值增值。

但是,风险投资者在看人时,往往会犯“一叶障目,不见森林“的错误。当企业家某一方面的特质比较突出时,如具有技术天赋、对市场的把握能力强,就忙不迭进行投资了。但这样仓促进行的投资,往往潜伏着危机。港湾网络的投资者就犯了这样的错误。

而且,高达7600万美元的巨额投资,无论被哪一个创业者攥在手里,都能感受到其中沉甸甸的分量。我们不禁要问,尽管港湾极速奔跑,但仍然羽翼未丰,他能否承受这资本之重?或许,在李一男接受风投的潜意识里,还根本没有做减法这一概念。

1999年,阿里巴巴刚有起色,日本软银的总裁孙正义约见了马云。孙正义当时是亚洲首富,资产达3兆日元。孙正义问马云想要多少钱,马云的回答他不需要钱。“不缺钱,你来找我干什么?”马云的回答理直气壮,“又不是我要找你,是人家叫我来见你的。”后来,孙正义表示要给阿里巴巴投资4000万美元。马云如是说,“4000万美金我肯定不要,最后他说你拿3500万美金,我说我去考虑一下,回到公司内部再想想还是不对,我拿那么多钱干什么?肯定要出问题了。我跟CFO到日本,孙正义提出还是4000万美金。我们的CFO说不,最后说大概是3000万美金我们就接受了,回来以后我想想还是不对,我就给孙正义写了一封信,我说对不起3000万美金我不要了,2000万美金我可以接受,如果不行我们就这样结束了。”最后,马云拿到了20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

4000万美元,是天上掉下的馅饼,但马云意识到馅饼背后还有陷阱,稍有不慎,馅饼就成了陷阱。而此时的马云,还不具备预防把馅饼变为陷阱的危机公关能力。4000万美元,就被马云看作烫手的山芋。那么,7700万美元对于李一男与港湾网络,到底是助推器还是金箍咒?

随着港湾网络的扩大、风险资金的注入,港湾网络的注册资本已经从2000万港元逐渐增加到5000万、1.2亿、3.6亿,直至最后的5亿港元。一个在快车道上疾速奔跑的高新技术企业,源源不断的资本输入是持续发展的根本。港湾网络张开双臂欢迎风投家入驻,可是在投资界更讲究“投桃报李”。李一男的利润承诺也不能仅仅是空头支票,而港湾所能拿出的“卖身契”只能是股份。而风投家注入港湾的资金越多,就意味着港湾出让更多的股份。从工商材料显示,港湾网络有限公司为注册在北京的外资独资企业,它的唯一股东是注册在香港的港湾网络(香港)有限公司;而在这家香港公司的7名董事中,只有在港湾任职的李一男、彭松、黄耀旭是管理层人员,其他4位则为投资人代表。港湾的股权结构中风险投资比例太高,是其致命点之一,港湾网络有51%的股权掌握在风险投资手中。

从李一男获取巨额风险投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与风投家展开一场实业与资本的博弈,李一男要获得风投家的信任,确保风投家稍安勿躁,给予李一男一定的空间与时间,为他们赢得回报;而风投家投入了巨额资金,投入越大,就越急于在最短的时间内套现。这种不可调和的矛盾,在投资初期还只是隐性炸弹,随着港湾的扩大及危机的凸现,隐性矛盾逐渐显现。

风投家邓峰如此看待投资与获利的周期性,“作为风险投资不能浮躁,不能急躁,不能我今年投明年就回报,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能考虑到短期的回报牺牲长期的利益。我一直认为风险投资是马拉松,不是跑百米,这个好像跟国内的风险投资看法不太一样。”但无论是华平还是科龙创投,已等不及“放长线钓大鱼”,他们担忧夜长梦多,他们更愿意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最大的回报。他们太渴望李一男再续在华为的神话,带着港湾飞向黄金之地,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获取丰厚的利润。

一方面李一男不愿意走“广积粮,缓称王”的中规中矩的传统路子,另一方面也迫于风险投资家的压力,李一男带领港湾网络走上了一条非常规扩张之路。

从2003年底,港湾开始筹划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并聘请了德勤做审计。上市,成为港湾网络发展路上的又一根催命稻草。在上市的“鞭打”下,港湾进入非理性扩张阶段。港湾网络的员工这样描述港湾的急功近利,“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港湾的产品线快速扩大,速度快得让人心慌。有的产品根本不赚钱,却占用大量的研发力量和资金。”港湾不断推出新产品,但由于重量不重质,这些被快速推出并很快面市的产品,连港湾人心里都没底,所以也就难以经受住市场的考验。不久,港湾就遭到了NEC的退货。

浮躁是企业创业的大忌,但在港湾,这种浮躁气氛已经弥漫开来。有不少港湾员工把这笔帐都算在风投头上,“如果港湾没有上市压力,而是集中力量做一些利润高的产品,港湾的前景还是不错的。与其说是华为猛烈的竞争压垮了港湾,不如说是基金急于套现的欲望祸害了它。”

浮躁只是港湾的一个致命伤,另一个致命伤则是港湾对华为肆无忌惮的挑战——挖华为的人,抢华为的单,出尽了风头,也让华为感到港湾对他们的威胁,也让港湾招致了“杀身之祸”。在任正非看来,正是风险投资商的教唆,才让港湾与华为反目成仇。任正非告诉李一男,“你们在风险投资推动下做的事,对华为造成了伤害……真正始作俑者是西方的基金,这些基金在美国的IT泡沫破灭中惨败后,转向中国,以挖空华为,窃取华为积累的无形财富,来摆脱他们的困境。”受到伤害的华为,其强大的反击力远远超出了风险投资家及港湾的想象。

风投,终究成了港湾网络的金箍咒,也中了自己的埋伏。

Copyright & copy 7dtime.com 2014-2018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该文件修订时间: 2018-06-23 09:38:37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