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李一男的神话

世界是平的,世界经济的每一个变革甚至细微的变化,都会让中国的经济神经绷紧,这无关经济体制,更无关民族。同样,当资本在世界各地长袖善舞时,我们也无可避免面临着资本壁垒被冲垮的转型。其中,有变革的欣喜,也有转型的阵痛。

所以,资本没有国界;资本在中国肆意地栖居。

或许,与其他国家相比。改革开放走了30年之久的中国,充斥着最多的还是诸如创业、草根、起步甚至蓝海这样的诱人字眼。汪洋商海中,大大小小的企业有着超出想象力的经济爆发力,却不得不“为资本竟折腰”,他们在破冰之旅甚至苟延残喘中,呼唤资本的到来。这里财源茂盛,这里资本贫瘠。所以,很多人称,中国的经济舞台,是创业者与风投家的天堂,如果他们能恰如其分的珠联璧合。可是,天堂抵达处,也往往是地狱的出发点。

改变了中国原生态的创业格局、改变了竞争规则的风投,改写了企业原始积累中规中矩的神话。资本的意志发挥了巨大能量,它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捧红一个企业新秀,但也能让一个狼性失足的企业丧失斗志,在资本中沦陷。所以,中国的风投概念,除了“资本”、“风险”,还有“本土化”。一个不了解中国国情、企业“国情”的风投家,就不是一个好的风投家。

港湾网络与风投的珠联璧合,之所以成为后来的两败俱伤,很大程度在于风投与港湾之间的契合出现裂缝。投资港湾的风投,太过理想主义,他们忽视了港湾的“国情”、华为的“国情”,而最后在港湾的失败中充当了殉道者的角色。

历经5年风风雨雨,“技术天才”李一男不得不带着他的港湾网络重新回归华为。5年弹指一挥间,对于李一男,却有了多次转身。从任正非的得意门生到华为的眼中钉——背叛者,从昔日的亲如父子到强硬对手再到成王败寇,5年厮杀较量,港湾已伤痕累累,而风投家的财富美梦也只不过是南柯一梦。

风投家“下注”港湾,很大部分源于李一男的“神话效应”。翻看李一男的简历,简单却能掂出其中辉煌的分量:李一男少年就显现出天才的特质,15岁即考入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很多天才少年因崭露头角过早,被抹煞天性而“泯然众人矣”,而李一男则由于与华为的结缘,而一再成为大小媒体上的常客,成为少年得志的标杆。

1992年,李一男以实习生的身份在华为出现,而他当时还只是华中理工大学二年级的硕士研究生。或许是李一男的幸运,或许是李一男的个人潜质太过耀眼,任正非一眼相中了李一男这匹千里马,并对还是实习生的李一男委以重任。当时,李一男主持开发一个技术项目,任正非咬牙为该项目掏钱购买了一套价值20万美元的外国设备。20万美元,对于处于原始积累阶段的华为,并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这个项目也最后因种种因素夭折,20万美元付诸东流。

项目流产,即使不是李一男的错,他也难逃其咎,然而,大度的任正非并未追究,反而安慰李一男,“年轻人搞技术开发碰壁是常有之事,最重要的是能够从中吸取教训重新再来。”

“士为知己者死”,任正非即使不算李一男的知己,也是李一男的伯乐。1993年6月,李一男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华为,并在华为创下了多个第一的神话:两天时间里,李一男升任华为工程师;两个星期后,因攻克一项技术难关,被破格聘为高级工程师;半年后,因成绩卓越,担任华为最重要的中央研究部副总经理;两年后,因在华为C&C08万门数字程控交换机的研制功不可没,被提拔为华为中央研究部总裁以及华为总工程师;四年后,27岁的李一男被提拔为副总裁,李一男成为华为最年轻的副总裁。

跳跃式的发展,使李一男成为华为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很多人甚至猜测,李一男这匹华为黑马有可能成为任正非的接班人。可是,在华为顺风顺水的李一男却有了离意。

2000年,看无限风光的李一男向任正非提出了辞职。面对李一男的举动,人们不可思议,任正非不拘一格提拔李一男,足见任正非对其的器重,而李一男在华为也取得了超常规发展。本是享受事业盛宴,又为何给自己写一张盛宴退场券,人们不免有几分困惑。事实上,身为华为少帅的李一男,在华为也有一肚子苦水要倒:

毫不夸张地说,在华为,任正非是李一男的“再生父母”,他们情同父子。但是,军人出身的任正非,在公司竭力推行狼性文化,对下属常常发脾气。虽然李一男已经担任华为副总裁,但任正非对李一男说骂就骂,说打就打。或许,任正非对李一男的粗暴行为,也是处于“严师出高徒”或者“爱之深,恨之切”。然而,单纯的李一男,承受不了任正非的良苦用心,一直走不出任正非的粗暴阴影。

而且,李一男与任正非在经营模式上也有了冲突。如在1998年,李一男认为,如果中国的通信企业在第二代移动通信上不能有所作为,很难想象他们在第三代上会有什么大的作为。但任正非并不认同李一男的看法,他对3G情有独钟。李一男在经营方面的鸿鹄大志,由于任正非的“一手遮天”而难以实现。在华为,李一男感到了不得志的抑郁。

在外人看来,李一男是任正非毫无争议的接班人,但没有得到任何口头承诺的李一男却因压力过大而惶恐不已。1998年,如日中天的李一男调离中央研究部,负责市场部下属的产品部。一次正常的调动,在本来就敏感的李一男眼里变了味,他为此焦虑不安,第一次尝到了事业受挫的滋味。随后,李一男又先后担任安圣电气(原华为电气)总裁和华为美国研究所所长等职务。在李一男看来,这些无关紧要的职务都成了他在华为“日薄西山”的信号。

事实上,爱才惜才的任正非,也只是想给李一男一个“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的机会,但他的一厢情愿则被李一男理解成了不被器重。职务被边缘化,让李一男如鲠在喉,而任正非则没有及时与李一男沟通,他的“成人之美”终于让他痛失左膀右臂。认为自己被打入冷宫的李一男,决定壮士断腕。他宁愿放弃在华为的“荣华富贵”,重新创业以证明自己的价值。

2000年初,李一男正式向任正非提出了辞呈,决心内部创业。得知消息的任正非震惊不已,他苦苦挽留李一男,但李一男去意已决,无奈之下只能接受既定事实。到12月,李一男正式宣布离开华为,任正非还为他举办了隆重的欢送大会。在欢送大会上,李一男深情地宣读了他的内部创业宣言:

华为目前在数据通讯领域上是一个相对薄弱点,同时也是一个潜在的机会点,CISCO在全世界占有绝对的领先地位,但是同时华为也将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竞争者。我本人也很有兴趣在这方面发展,如果自己可以内部创业的话,一方面可以在一个小公司中比较自由的工作,另一方面可以使内部创业公司的发展随着华为的成长同步发展,应该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内部创业公司计划集中发展系统集成业务,代理华为的路由器及数据通讯产品,建立华为数据通讯产品的培训基地,同时集中一些与华为产品没有冲突的其他厂商的产品如防火墙、以太网交换机、服务器以及各种应用软件,进一步进行内容软件开发,宽带网络的终端产品和中低端网络设备的开发工作等。

……

作为华为公司的高级干部,我将本着职业工作的道理在未来的时间内保守公司秘密,维护公司声誉,我愿意和公司签署相关保密协议以及禁业限制协议。我所申请成立的内部创业公司也将遵守华为公司关于代理商的各项管理规定,遵守有关的商业准则诚实经营。

面对李一男信誓旦旦的创业宣言,任正非也有回应,“我对李一男内部创业的感觉,就像眼前出现的一道白光,感到耳目一新。特别是对他的创业计划非常推崇,因为我相信他是一定能够成功的,而且说不定是个非常好的先机。”

到2000年,华为销售收入已达200亿,30岁的李一男毅然退场。走出华为的李一男,绝不是两手空空,他带走了从华为股权结算和分红的1000多万元设备以及百余名华为研发和销售人员,北上京城创造了港湾网络有限公司。

李一男与华为的江湖恩怨,就此拉开帷幕……

Copyright & copy 7dtime.com 2014-2018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该文件修订时间: 2018-06-23 09:38:37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