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屡败屡“蜕”,屡“蜕”屡败

如果是1999年到2000年,亿唐还是拿着风险投资的钱衣着光鲜。随着2000年互联网的冬天不期而至,才是带给亿唐的致命一击。

在2000年这个千禧之年,整个世界都在重新想象中国。不知不觉中,中国的经济已经纳入世界性蝴蝶效应的范畴。2000年,美国纳斯达克股市“跌跌不休”,仅美国在线—时代华纳一家公司就损失了1000亿美元的账面资产。思科、雅虎、亚马逊等网络大亨都无一幸免,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的股价也一泻千里。连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都忧心忡忡,“泡沫破裂了,经济陷入了衰退,这种结果的发生是无法避免的—建立在虚假根基之上的喧嚣的90年代,最终将走向终结。”

股市愁云惨淡,沸腾的互联网公司开始降温,一向对互联网赞不绝口的VC们也开始缄默,他们需要顺时而动,绝不会像在1999年那样,轻易被一张商业计划书所打动。面对这场网络“雪灾”,有人称“互联网没有冬天,有冬天的都是浮躁的公司,每一个冬天都是一批比较浮躁的公司倒下。”亿唐,求大求全,太急于让亿唐成为世界性的符号。亿唐总裁常东升说,“当融到第一笔资金的时候,我们做了一些网下业务的尝试,准备使企业顺利向网上网下业务结合的商业模式过渡。我们认为这些钱够用好长一段时间,起码能够用到下一个发展阶段了。但世事变化之快,出人意料。”亿唐缺乏未雨绸缪的意识,根本没有准备过冬的棉衣。所以,亿唐的冬天,更加寒冷。

VC出现行业寒流,DFJ和SevinRosen也在行业洗牌中挣扎逃生。与其他网络投资项目相比,投资亿唐更让他们“郁闷”。自投资亿唐依赖,他们就没见到账目上的盈利数字。肆无忌惮的烧钱,又没有上市作为坚强的后盾。坐山吃空,最终会遭遇青黄不接的尴尬。投资者开始施压,亿唐也感受到了生存的压力,于是开始战略调整,业务主要集中在四大块:品牌消费,“etang生活;提供互联网的解决方案;开拓亿唐卡业务。

对于“etang”生活,亿唐始终痴心不改,立志“在亿唐就可以找到中国的中产阶级。”唐海松坚持认为,“如果说大的网站,如新浪,像是百货店;专业性网站,如和讯,像是专卖店的话,那么,亿唐则是介乎两者中间,是一个专门为中产阶级提供相应的商业服务的平台。”无论是“明黄一代”还是“中产阶级”,亿唐既要引领时尚的生活方式,又要代表这种生活方式。然而,中国到底有多少拥护亿唐的“明黄一代”,从亿唐规模并不浩大的用户注册可见一斑。况且,那些自认是“明黄一代”的消费人群,也未必具备亿唐所倡导的消费模式的消费能力。

为企业提供internet解决方案是亿唐新开辟出来的战场,即利用自己的资源和技术力量,延伸新的利润增长点。仅这项业务,亿唐就花费了2000万美元。这项业务煞是让亿唐眉开眼笑了一阵,据亿唐称,他们负责了可口可乐亚太区的网站建设,并与上海长途电信局签订协议共同开发数据中心的业务。以至于有人把这项业务,作为亿唐这只“美国橘子”在中国开的第一朵花。然而,自此,直到亿唐“四面楚歌”,这项业务仍然如泥沉大海,全然没有力挽狂澜的气势。

“与银行服务,让亿唐卡有支付功能。”亿唐卡是亿唐寻找的另一个赢利点。所谓亿唐卡,指的是提供亿唐特约商户优惠的VIP购物卡。通过亿唐卡,亿唐会为商家和用户提供双向服务。如亿唐卡消费者开通免费的800服务电话外,向加盟商家赠送专门的刷卡机,以记录亿唐卡消费者的交易。亿唐卡的定位,突破了传统中小商家难以使用打折促销卡的藩篱,可以有效吸引商家的加盟。亿唐卡开发出后,亿唐就迫不及待的标上188元的标价,向消费者兜售了。事实上,这完全是“倒垒金字塔”式的急功近利的做法。亿唐的品牌消费远远未成气候,网上网下的消费模式也大多流于空谈,也就是根本没有多少消费者买亿唐的帐。此时,亿唐推出188元的亿唐卡,更是让消费者退避三尺了。消费者还没尝到在亿唐冲浪的甜头呢,又怎么肯掏腰包购买188元的亿唐卡?所以,亿唐花费大力气开发出的亿唐卡,是本末倒置了,结局可想而知。

置身于互联网的汪洋大海中,亿唐像个迷茫无助的小丑,拼命抓住每一根稻草,东捞一把,西捞一把,反而两手空空。亿唐拿着风投的钱,四处试错,风投却失去了耐心。在2001年中国信息科技和风险投资大会上,美国DFJ亚太地区主要负责人之一符绩勋公开表示,除非亿唐改变其一整套的运作模式,公司不会再砸钱进去。

在亿唐,DFJ和SevinRosen扮演的更像是一个旁观者的角色。他们没有太多的涉足亿唐的管理,他们不看过程,只看结果。除了提供的巨额资金,还有时间。当亿唐亏损的时间超出他们的承受极限时,他们就会向亿唐下最后通牒甚至撤资。

在资本及生存的双重压力下,亿唐只得收缩战线,实施裁员,压低人力成本。

到2001年6月,经过两度大规模裁员,亿唐员工数从两百多名到几十名,各个分公司作鸟兽散。同时,亿唐网竟然也改头换面,把高调宣传的明晃晃的黄色改为绿色,这被人们看作是“明黄一代”终结的标志。

互联网更新的速度总是令人咂舌,2000年的泡沫让人心有余悸,又有新的赢利点纷纷登场,如网络游戏等,但亿唐还没有从没落的失落中走出来,麻木地与一个个机会擦肩而过。

此后,亿唐又涉足SP业务,谁也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与名噪一时的“明黄一打死”以及花费亿唐大血本的亿唐卡相比,这个默默无闻的业务竟成为日后亿唐苟延残喘的最大资本,也成为日后亿唐日后被贱卖的最后家底。

“学我者生,似我这者忘。”一味复制国外模式,让亿唐支离破碎。可是一路走走停停,没尝到成功为何物,在沉闷的董事会上一再作检讨的亿唐,仍然没有找到自己的致命伤。

到2005年,web2.0开始登场,亿唐又瞄上了在韩国做得风生水起的赛我网。这家通过卖虚拟货币向网民出售装饰个人网页道具的社区网站,仅在2004年就实现销售5000万美元。在web2.0的狂潮中,亿唐决定向赛我网看齐。2005年9月,亿唐开始试运行名为Hompy的个人虚拟社区服务;从11月开始,除了亿唐邮箱等少数页面保留以外,亿唐将大部分页面和流量都转向了新网站Hompy.cn,仅留下亿唐邮箱,成为“明黄一代”怀旧者最后的回忆。

面对来势汹汹的web2.0,曾与亿唐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的搜狐、新浪等传统网站,面不改色,认为“互联网不会变天”。而亿唐却不得不舍下所有,步履蹒跚地追逐web2.0,像江湖中的一个小弟,完全没有先前的贵族气势,更没有传统网站的王者风范。

此时的亿唐,已是老气横秋,要创意没创意,其创业团队头上“海归”的光环早以被屡败屡“蜕”,屡“蜕”屡败打得寸进不留。轻易融得几千万风投的神话一去不复返,亿唐要做Hompy,仍需要源源不断的资金注入。没有风险投资的慷慨解囊,亿唐只能割肉了。

Copyright & copy 7dtime.com 2014-2018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该文件修订时间: 2018-06-23 09:38:37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