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真的是红颜祸水?

张树新被迫辞职,中兴发“独揽大局”,让张树新的部下旧臣如鲠在喉,他们更不认同中兴发如此强势的转型战略,但事实上又找不出明晰的发展方向。

张树新辞职半年后1999年1月26日,瀛海威的15名高层管理人员,以无法接受中兴发集团的经营方向,坚持原来的以ISP为基础信息服务为由,向公司董事会提出集体辞职,包括3位副总经理、5位事业部经理和7位分公司的总经理。除了资金紧张的阴霾,瀛海威又蒙上了人力资源危机的阴影,很多人称这是知识资本与金融资本的对抗。很显然,金融资本取得了暂时胜利,但是不是永久性的胜利,谁的心里也没有底。当瀛海威还在为祸起萧墙忙得焦头烂额时,北京的利方在线已经与美国华渊合并成新浪,瀛海威的领跑位置再次靠后了。在CNNIC(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评出的1998年度“中国十大互联网影响力网站”中,瀛海威出局了。

等待,迷茫,转型,成为瀛海威1999年的关键词。何去何从,中兴发一样在大雾中辗转反侧,万般无奈,只得借助外力期许妙手回春。1999年8月,兴发斥资380万人民币请来著名商业咨询公司麦肯锡为瀛海威看病抓方。麦肯锡开出如下药方:

实施大刀阔斧的变革,改变现有的业务发展战略,逐步开展基于计算机互联网业务的电信级网络通信服务;开拓以主题虚拟社区为主要标志的内容服务,对内实行资源整合,对外结交战略伙伴,开展面向企业及应用的互联网络平台服务,努力发展一个贯穿“在线与离线”、“业内与业外”的商业生态联盟。

而1999年的经济环境,也让瀛海威过了一把“生也逢时”的瘾。1999年,是互联网泡沫逐渐积累的年份,风险投资成为IT圈子里炒得最热的话题。“建一流网站——获得点击率——获得风险投资——建一流网站”成为造就网络神话千篇一律的路径,颠覆着传统企业的成长模式。大量资金涌入中国,使得老牌或者新秀型网络公司获得风险投资的几率大大提高。

但是,对于这股投资狂潮,还有理性的旁观者提出了警戒,如《中国计算机报》担忧外国的资本“南橘北枳”,“风险投资并不是一顿免费的午餐,每个接受风险投资的企业都不得不将自己的管理权转移到资本手中。由于中国的互联网市场还十分狭小,400多万网民只不过是美国的一个小小零头,而政策方面的限制又使外资的投入具有一定的风险性,所以国际资金市场上的风险投资对于中国互联网市场的投入必然是非常谨慎的。尽管许多人喜欢说这种风险投资是一种‘硅谷模式’,但实际落实在中国企业头上还是有一些扭曲。用一个形象的说法,在硅谷,往往是风险投资主动寻找创业人,而在中国,则常常是创业人四处寻找风险投资。双方角色的转变使创业人的意志在投资行为中无法起决定作用,最终导致投资方意志完全改变创业者初衷,“硅谷的英雄们能够拿着风险投资干自己想干的事情,中关村的英雄们只能去干投资者让他们干的事情。”

缺乏足够的造血功能,寻找风险投资成为IT精英们的“上上策”,瀛海威也搭上了这班车。1999年11月,瀛海威经过与美国Prodigy、GTE、马来西亚茂禾机构、中策黄鸿年、善美集团丁谓等长期谈判后再次融资成功。瀛海威通信公司与外资投资公司合资成立“新瀛海威”,并打算“借新壳上市。”新瀛海威在控股方面前立下了军令状:恢复瀛海威品牌CNNIC的排名;一年内在四市争取到1万个人接入用户;建起为妇女儿童服务的主体虚拟社区等……任重而道远,恐怕新瀛海威在立军令状时,也有几分心虚吧?

老瀛海威成了空壳,很多老瀛海威的高管纷纷离职。残存的“张氏天下”消失殆尽,在中兴发的运作下,瀛海威彻彻底底换了血。但是,失去了造血功能的瀛海威,即使换血,也未必能够老树发新芽。

旧伤未愈,又添新伤。2000年,一场纷扰的收购案,又让瀛海威元气大伤。2000年6月,中兴发提出,由于瀛海威资不抵债,将有兆比特公司进行零收购,这就意味着张树新等小股东所持有的股份化为泡影。

张树新,以“优先收购权”为由提出收购。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中兴发大为恼火,把张树新看做“红颜祸水”。于是,中兴发准备将张树新一军——谁能在规定期限内拿出总款1500万美元中的500万美元,谁就能买到瀛海威。一场资本与前企业经营者的较量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2000年8月25日,一条内容为“瀛海威出了零收购决议,张树新要以小股东身份回购瀛海威!你等着进一步消息,别走”的短信,在媒体引起轩然大波。晚上,一份自称是张树新名下的天树公司的《授权声明》解开了人们的疑惑:

瀛海威公司负债12076万元(合1400万美元),瀛海威公司董事会连续召开股东会议,中兴发方面提出由注册地在某英属群岛的兆比特公司零收购,瀛海威股东以股份换取债务解脱。条件为收购方要在8月31日零时之前将第一批500万美元支付到位,另外的900万元可随后支付。

中兴发低估了张树新的能量,以为拿出“500万元”的资本大棒就可以喝退张树新,让其知难而退。但是,张树新果真拿到了500万元。8月25日,张树新方面向中兴发等股东发出了收购确认函,表示愿意回购瀛海威股权。

8月28日,张树新在华彬国际大厦的一层玻璃厅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张树新声明坚持收购瀛海威,“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在得知零收购的当天下午,我在一分钟之内就决定了我要回购它。……我之所以选择在这个透明的玻璃厅里和大家见面,是希望此次交易能够公开和透明。我觉得其中有很大的障碍,我不清楚这些障碍在哪里,但肯定是没有通畅的解决渠道。”

8月31日,一向保持沉默的中兴发与媒体打了照面。中兴发认为,股东会出售的不是全部瀛海威的股份,而是中兴发占瀛海威总股本的75%。张树新可以参与竞买,但必须把500万美元打入中兴发的账户方,张树新却不接受这一条件。而且,兆比特已于8月25日把钱存进了中兴发的账户,张树新出局。

一场热闹的打斗尘埃落定,那么,这些当事者打着怎样的算盘,到底谁是真正的赢家呢?我们又看到了“零收购”罗生门。在张树新看来,“第一,中兴发方面是流氓行径。第二,你们可以看看,瀛海威两年前,一直都是互联网业的老大,现在呢,谁还知道它?这就是中兴发经营的成果。第三,在整个事件中,中兴发是玩了个局骗我们。其实兆比特就是中兴发自己注册的公司,他们承认不承认都是这样。兆比特的法人、董事长、总经理全部是中兴发现有的人,能解释得通吗?兆比特的钱是绝对不会拿来还瀛海威的债的……”

中兴发也对张树新有微词,“第一,自打中兴发注资瀛海威以来,出钱的事儿,全找中兴发,这些年中兴发已直接间接为瀛海威投入了上亿元资金。第二,为什么张树新在6月23日和7月12日的股东会上,都说没钱,而到了8月24日突然又有钱了呢?第三,在我们看来,这件事是公司内部的事,不具炒作的前提和概念,张树新是拿这件事炒自己。而且,张树新在整件事情中都是任意猜测,偷换概念!”

孰对孰错,旁观者一头雾水。但骗局也罢,炒作也罢,创业者与投资者激化的矛盾再次浮出水面。互不信任、利益的错位,才是这场闹剧的始作俑者。

“赶”走了张树新,中兴发的角色由投资者转变为投资者与管理者的双重角色。尽管张树新在战略上出现致命错误,但瀛海威是张树新一手养大的,即张树新成为企业的灵魂与文化。张树新出局,也伴随着企业文化与团队骨干的剥离。与此同时,中兴发空降来的CEO还不能压阵,势必受到瀛海威元老的抵触,从而导致瀛海威的管理层“青黄不接”,出现断层。于是,瀛海威的老东家中兴发就自然而然接过了管理瀛海威的重担。但从纷纷扬扬的“零收购”案可以看出,越了位的中兴发并没有让瀛海威起死回生。由投资者变为管理者,不仅需要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与财力,而且由于技术、市场、经验等原因,还有可能导致企业更为被动。

Copyright & copy 7dtime.com 2014-2018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该文件修订时间: 2018-06-23 09:38:37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