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走出舒适区

如果我永远待在新东方,就永远只是舒适的、高高在上的董事长,而非跟得上时代、与年轻人相伴的“洪哥”了。

人最怕待在某种舒适环境里,待到一定程度后就不愿意动了。与之相反,当处于某种绝境时,人往往会绝地反击。

1.1. 第一次“出走”

我第一次“出走”舒适区,就是我从北大走出来,创办新东方。在北大当第7年老师的时候,我已经开始教专业英语了。每星期只要上4小时的课,一个星期7天,星期一就把4小时课上完了,剩下6天可以到处去旅行,或者是在家睡觉,到图书馆看书;暑假两个月,寒假一个月。这样混下去,我就可以变成一个副教授,然后再读个硕士、博士,就可以变成三级教授,北大也会提供可购买的低价房。但我觉得自己在北大作为一名学者是不够格的。做学者是要有“童子功”的,应该是小学之前就把四书五经背完了,而我没有,我觉得我不太可能成为一个学者。

我想出国,因为没有钱,就开始办培训班攒钱。虽然等攒够了的时候,我又不想出去了。但你们也知道了,我走出北大的舒适区后,新东方诞生了。

1.2. 第二次“出走”

我第二次“出走”舒适区,就是投身创投业,与盛希泰合创洪泰。已经有统计数据表明,世界上所有最伟大的科技发明和科技理论发现几乎都是科学家35岁以前做出来的。而我们也统计了,企业家真正把企业做成的时候,基本上没有超过35岁的。我成立新东方的时候是29岁,马云算是大器晚成,1999年创办阿里巴巴时是35岁,也是相对年轻。我虽然年龄老了,但是心还不老,创立洪泰就是想永远跟年轻人打交道,而且永远用某种方式跟年轻人挂钩。

如果我永远待在新东方,就永远只是舒适的、高高在上的董事长,而非跟得上时代、与年轻人相伴的“洪哥”了。

Copyright & copy 7dtime.com 2014-2018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该文件修订时间: 2018-06-23 10:14:31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